笔趣阁
会员登录
首页 >历史军事 >战国纵横:鬼谷子的局(1-15册) > 第088章|?装神仙陈轸用蜀?拜主将张仪征川

第088章|?装神仙陈轸用蜀?拜主将张仪征川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翌日晨起,一身仙袍、装饰离奇的陈轸在老相傅柏灌、太子修鱼的陪护下步入蜀宫,觐见开明王芦子。

大巫祝陪坐王侧。

开明王芦子瞪起两眼,将陈轸上下打量许久,看向大巫祝。

大巫祝两道犀利的目光死死盯在他的肚腩上。

陈轸两眼微闭,两道细缝无视大巫祝,只是斜睨芦子。

“听闻你是女几山仙人崆峒子?”芦子发问。

“正是。”

“敢问仙人高龄几何?”

“高龄不敢。小仙不过虚历三百二十又五度春秋。”

“啊?”芦子目瞪口呆,“你是说,三百二十又五岁?”

“正是。”

芦子吸口长气,转向大巫祝。

大巫祝的目光从陈轸的肚腩上收回,直射陈轸眼睛,陡然出声,声音犀利:“上仙可是居住女几之山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上仙既居女几之山,何又叫作崆峒子?”

“此事说来话长,”陈轸将郢都所遇之苍梧子旧事稍加夸张,娓娓道来,“小仙本为荆山人氏,出生那年,楚庄王新立,又五年,父母双亡,小仙伤悲欲绝,泣哭十日,声震旷野,惊动一个异人,就是先师,女几山真人。真人携小仙一路西行,至女几山深处,习练仙道,得养生妙术,历两个甲子一百二十春秋,真人乘风远去,小仙功力不逮,飞升不起,遂沿地脉循先师之气至崆峒山,在先师真气销匿处结草而居,又历一百春秋。”

“真人哪!”芦子嗟叹一声,又吸一口长气,两眼眨也不眨,不无叹服地盯视陈轸。

“可在本巫眼里,”大巫祝声色不动,不依不饶,“上仙怎么就不像是个仙人呢?”

“敢问巫祝,何出此言?”

大巫祝迸出一声冷笑:“修仙之人无不仙风道骨,饥餐宇宙精气,渴啜天地甘露,反观上仙,一身俗气,通体肉膘,根本不是仙人!”声音陡然严厉,一震几案,“大胆刁民,竟敢冒充上仙,蒙骗大王,欺我大蜀无人耶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陈轸爆出长笑,拍拍隆起的肚腩,转对相傅、太子抖抖肩膀,“看来大蜀果真无人也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大巫祝厉声喝问。

“天地博大,宇宙万象,皆在一个易字。易者,变也;变者,化也;化者,天地之道也。道本为一,一分阴阳双体,双体化而出四象,四象出而生八卦,八卦生而衍六十四卦,卦卦皆有互因互果,互变互化,方出博大天地,万象宇宙。至于人道修仙,自当与天地契合。天地既有万千之化,人道何无?人道既有万千变化,仙道何无?”

陈轸于眨眼间辩出这些理来,莫说芦子诸人,即使大巫祝,心头也是一震,愣怔有顷,略略抱拳,语气稍有放缓:“修仙之道,共有多少?”

“道者,经由之途也。据小仙所知,仙有天仙、地仙、人仙三种,每种又有三万六千六百六十六道入门。”陈轸语气极是肯定,显然毋庸置疑。

“这??”倒是大巫祝见识不够,傻眼了,咂吧几下嘴皮子,“敢问上仙所修何仙,所由何道?”

“小仙初修地仙,经由气道入门,后修人仙,经由谷道入门。”

陈轸胡乱应对,倒也滴水不漏,大巫祝皱会儿眉头,抬头又问:“何为谷道?”

“就是这个,”陈轸拍拍自己的肚腩子,“食五谷,饮陈酿。”

食谷饮酿,于仙道为匪夷所思之事,但出自陈轸之口,味道竟就两样了。大巫祝鼻子眼儿全不信,却又辩陈轸不过,气得干瞪眼,却想不到合适的说辞回击。

“上仙此来敝邦,”开明王显然是完全听信了,真诚地拱手,“实乃敝邦之幸。芦子粗鄙,敢问上仙,可有教芦子之处?”

“小仙不敢,”陈轸回过一礼,“只是小仙近日出游,远远望见一座山顶祥云笼罩,百鸟盘旋,深以为奇,遂近前探视,果在一山溪中邂逅一名奇异女子??”刻意顿住。

“哦?”开明王倾身问道,“上仙快讲,那女子在做何事?”

“那女子正在溪中沐浴。”

“你看到了?”

“不仅看到了,还将她的裸身作出一画。”

开明王吸口长气:“你画她时,她不晓得?”

“晓得,晓得,是她央求小仙画的。”

“啊?”开明王愕然,“她不惧羞耻了?”

“在人界有羞耻,在我们仙界,没有羞耻。”

“后来呢?”开明王显然对此故事着迷了。

“待小仙画好,那女子求小仙将此画送往成都,小仙正是为此觐见大王。”

“那??”开明王的呼吸紧促起来,“此画可在?”

陈轸看向周围诸人,芦子会意,吩咐相傅、太子及身边宫人尽皆出去,只有大巫祝端坐不动。

“此地无外人了,请上仙出画。”

陈轸的目光看向大巫祝。

开明王略一迟疑,冲大巫祝抱拳:“也请神巫暂避。”

大巫祝狠盯陈轸一眼,大步跨出。

看到殿中再无他人,陈轸从袖中摸出画轴,起立,展开,以身做挂架,将画正对开明王悬挂。

“苍天哪!”开明王看得真切,目瞪口呆,好半天,方才回过神来,“扑通”跪地,手抚画面,泪流满面,语不成声,“是??是??我的孔雀爱妃啊,苍天哪!”

开明王号哭一阵,陡地抢过那画,揉去泪水,细细审去,大惊:“上仙,爱妃她??这是在哭呀!看她的脚??怎会有根锁链呢?”

“唉,”陈轸吟出一声抑扬顿挫、富有乐感的长叹,捋一把长长的雪白假胡子,语气沉重,“说来话就长了。那女子一见小仙,涕泪涟涟,向小仙哭诉身世,说她本是陇山山神之女,托身孔雀。大王年轻时,有次打陇山经过,她刚巧从大王头顶飞过。想是大王威仪不凡,孔雀在大王头顶盘旋,一路尾随大王,越看越爱慕,真正是一见钟情啊。后来,大王离开陇山,孔雀求告山神父亲成全她的心愿,山神死活不肯。无奈之下,孔雀哭求其母,其母只此一女,只好含泪说出实情,非你父不成全你,是你不能嫁给蜀王呀。她问因由,其母说,你是陇山之精,非陇山水土滋养,不可活也。孔雀闻言伤悲,自此得下相思病,山神用尽办法,其病不轻反重。眼见孔雀奄奄一息,山神只得成全,施法让她变身人间少女,派数灵护送她至成都,要她起誓,她必须在一年之内回归陇山,若是不回,她就会生病,客死他乡,再也回不到陇山了。孔雀一一应允。后来诸事,大王也都晓得了。”

与大巫祝所言相比,陈轸讲出的孔雀王妃前身故事更是有鼻子有眼,切近情理,开明王越听越信服,悲从爱中来,“孔雀啊,我的爱妃啊”,一声接一声,哭了个稀里哗啦。

“大王呀,”陈轸任他悲哭一阵子,导入正题,“你可想知晓孔雀王妃现在何处,因何涕泣,脚上因何有链吗?”

一语惊醒开明王,芦子猛地止住号啕,含泪急问:“上仙快讲!”

“孔雀王妃仙逝后,一缕精魂离开肉身,袅袅升空,径投陇山。行至白龙水,王妃口渴,欲饮水,不料撞到白龙水怪,那怪贪她貌美,强掳她身,囚于??”陈轸再次顿住,轻轻摇头。

“囚于何处了?”开明王急不可待。

“就囚在小仙作画处。附近有处深潭,潭下有个宫城,白龙水怪掳她至此,日日威逼她成亲,可王妃心系大王,宁死不从。白龙水怪急切不得,就将她用铁链锁在潭边,使虾兵蟹将日夜看守,不许她擅走一步。”

“我的??我的好爱妃呀??”开明王顿足捶胸,号啕又哭。

“大王呀,”陈轸火上浇油,“孔雀王妃在那潭水里受苦受难,度日如年,无时不在想念大王哪!”

开明王擦把泪水,一把抓住陈轸胳膊:“请问上仙,可否记得那个处所?”

“记得,记得,小仙全都印在心里头呢。”

“这就引本王前去,看本王??捣碎它的宫城,活捉那怪,剥去它的皮,抽掉它的筋!”

“好倒是好,不过??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欲去此处,须得经由苴地,可那苴侯??”

开明王两眼一瞪,朝几案上猛震一拳:“什么苴侯?他是本王所封,本王欲去何处,看他敢说半个不字!”

“唉,大王有所不知,”陈轸摇头叹道,“若在过去,大王借路,苴侯不敢不从,但今日不成了。听老相傅说,苴侯为王位之事对大王早有怨言,前几年大王使人前往陇山担土,苴侯非但不听命,反倒密结巴人,反攻大王。”又压低声音,“这且不说,据小仙探知,那苴侯又与白龙水怪结作同盟了。白龙水怪探知大王与王妃有恋情,恐惧大王前去营救,托梦于苴侯,要他万不可放大王过来,如若不然,就率虾兵蟹将冲毁他的王国,苴侯一则害怕,二则也对大王不满,就与他订下盟约了。”

“葭萌,”开明王从牙缝里挤道,“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本王看在父王、母后面上,一再让你,你却得寸进尺,吃里爬外,看本王??”朝几案又是一拳,朝外大喝,“来人!”

殿下修鱼、相傅柏灌应声而入。

“听诏!”开明王一字一顿,“苴侯葭萌无视王尊,暗结水怪欺我爱妃,本王忍无可忍,自今日起,废去葭萌苴侯封号,起五丁十万,荡平苴地,营救爱妃!”

修鱼、柏灌长吸一口气,不无叹服地看一眼陈轸,叩首于地:“(儿)臣遵旨!”

就在开明王颁诏废掉苴侯封号,起举国之兵杀气腾腾地杀向苴地、营救王妃时,秦都咸阳一如既往,看不出一丝异常。

咸阳人中,最失落的莫过于公子卬。

自陈轸走后,公子卬听其所言,更名魏章,几番捎信求见紫云公主,均被拒之门外。无奈之下,公子卬只好前往太傅府求见嬴虔。

自陈轸走后,嬴虔耳聋日甚,人也越发糊涂了。之前陈轸曾经引见他来过太傅府,照理说已是熟人,但此时的老太傅既听不清他说什么,也记不起他是何人。公子卬枉自解释半晌,最终苦笑一声,别过家宰,讪讪而去。

回到府中,公子卬思前想后,越想越觉得失落和悲凉。遍观秦境,没有一个能够交流的人。作为魏国降将,秦国大夫中几乎没人瞧得起他,只有公子疾偶尔过来看望,却也是无话可说。秦王似是把他忘了,迄今仍旧没有给他名分。众人各有忙碌,只有他一天到晚无事可做。虽说有陈轸留下的厚实底子,暂时不愁吃喝,但生性喜欢热闹的他竟然连个朝也不能去上,让他憋闷无比。有时难受至极,公子卬甚至想过挥剑自尽。偏又时过境迁,血气尽失,此时的他,尽管照样能够把剑架到脖颈上,却再也鼓不起闭目一挥的勇气。

苦闷数日,公子卬在大街上偶遇张仪回府车驾,陡然想到陈轸所言,精神一提,尾随而去。

“主公,魏章求见。”小顺儿禀道。

“魏章?”张仪一怔,“魏章是??”

“就是那个草包将军呀,公子卬,在洛水边被咱的人逮住,没有骨气,降了,住在陈轸府上,嫌丢脸,改换个名字,叫魏章了。”

张仪的眉头紧皱起来。

“主公呀,想当年,就是此人失掉河西的。咱家的灾难,他是个根。他这寻上门来,咱不能放过他,得好好羞他一羞。”

“你想如何羞他?”

“只要主公点头即可,如何羞他,小顺儿自有主张。”

“少卖关子,说!”

“主公,”小顺儿凑近,压低声音,“听说这人当年娶妻紫云公主,河西败后,他不顾公主,自个儿跑了。这辰光他兵败投秦,才又想起公主,几番上门,欲重修旧好,可公主连个门边儿也不让他进。小顺儿想定了,就拿这事儿羞他,看他的臭脸搁哪儿去!”

听到“紫云公主”四字,张仪心里一喜,狠狠白他一眼,朝他脑壳子上弹一指头,斥道:“臭小子,净打这些歪主意,这颗脑袋不想要了?”

“主公?”小顺儿急道。

“主个屁!快去,王亲国戚驾到,上礼侍候。先请至客堂,主公这就更衣待客!”

见张仪竟要更衣待客,小顺儿再不敢犟嘴,咂吧几下舌头,一溜烟儿小跑着出去了。

张仪回到后堂,脱下朝服,换作闲装,快步走到客堂。

公子卬躬身以迎,长揖:“在下魏章,见过相国大人。”

“张仪见过安国君。”张仪亦回一揖。

公子卬脸色涨红:“安国君早已阵亡,在下乃落魄之人魏章。”

“唉,”张仪长叹一声,轻轻点头,指一下客席,“魏章兄,请!”

“谢大人赐座!”公子卬坐下。

张仪在主位坐定,小顺儿斟好茶水,看到张仪示意,便悄悄退出。

“魏兄,请茶!”张仪端过茶水,礼让道。

公子卬望着茶水,发出一声长叹。

“观魏兄气色,似有心事。敢问魏兄,可有不才帮忙之处?”

“谢大人厚爱!”公子卬拱手,“不瞒大人,在下此来,真也是走投无路了。”

“哦?”张仪倾身,目露关切。

公子卬也不客套,将近日窘境备细陈述已毕,目光便殷切地盯住张仪。

“呵呵呵,”张仪笑出几声,“是魏兄多虑了。就在昨日,上大夫还向在下讲起魏兄呢。”

“唉,”公子卬叹道,“无用之人,不值挂齿了。”

“魏兄差矣!”张仪摇头,“听上大夫所述,此番六国伐秦,庞涓几路奇兵均丢盔卸甲,唯独魏兄所部横扫河西,打得吴青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了。纵观河西之战,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,魏兄部署均是无懈可击,若不是庞涓败北,魏兄想必早已收复河西,名垂青史矣!”

这是近日听到的唯一暖心话,且出自名震天下的鬼谷士子张仪之口,公子卬大是感动,拱手泣道:“败军之将,无复他言,谢相国大人安慰。”

“非在下安慰,”张仪真诚说道,“魏兄可知,从宁秦到洛水,魏兄身先士卒,冲锋陷阵,何以毫发无伤?洛水冰桥上,二十壮士无不罹难,何以魏兄一人昂然独立?魏兄以一人之力,挺枪杀入秦阵,左右冲突,秦人挡者死,抵者伤,何以无一人加刃于魏兄?魏兄拔剑殉国,舍身就义,何以又??”

“是在下听到上大夫所言,一时分神,被秦人—”

“非也,非也,”张仪又是一番摇头,“据上大夫所言,非魏兄一时分神,所有种种,皆因秦王有旨,伤魏兄者死,挡魏兄者斩!”

公子卬长吸一口气。

“魏兄可知秦王何以不欲魏兄殉国?”

“他想羞辱在下。”最新热门小说

“非也,非也,”张仪连连摆手,“秦王下达此旨,原因有二:一是相中魏兄将才,这个你可以不信;二是魏兄本为秦室国戚,大王实不忍见他的胞妹年纪轻轻就守寡终身哪!”

后面一句戳中痛处,公子卬低下头去,久久没有应声。

“魏兄?”

“不瞒大人,”公子卬抬起头来,泪眼模糊,“在下求过公主了,可她??拒不相见。”

“唉,”张仪故作一叹,“这也不能怪她。当初她是被作为筹码嫁予魏兄的,并非出自本意。再说,魏兄河西战败,公主落于乱军之中,差点死于非命,在最关键辰光,魏兄未能施以援手,她也心存怨气呀。”

“是的,”公子卬点头,“在下是有愧于她,可眼下??”

“魏兄勿忧。常言道,嫁乞随乞,嫁叟随叟,公主与魏兄既成夫妻之实,公主不好不认。天下列国皆知公主是魏兄夫人,魏兄又在她身边,她也不得不认。公主眼下这个态度,正说明她心里仍念魏兄,不过是要个面子而已。只要魏兄诚心待她,真心爱她,想必公主??”张仪顿住话头,留给公子卬思考。

“不瞒张兄,”公子卬沉思有顷,转过话锋,“在下与紫云之事,他人皆是臆测。自她嫁给在下,不曾有过一日笑脸。在下风花雪月惯了,身边也不缺女人,娶她不过是娶个名分。紫云是此态度,在下并不怪她。紫云不爱在下,在下也并不在意。”

“那??”张仪心中倒是一凛,“魏兄不在意这个,在意什么?”

“唉,”公子卬长叹一声,“在意的是此生年华虚度,未曾快意过,活得憋屈!”

“哦?”张仪愕然,“敢问魏兄,何以活得憋屈?”

“在下幼读兵书,少习武艺,人生快意,只在疆场厮杀。然而,在下出身宫室,父王溺爱,致使在下目中无人,无其能而逞虚名,与秦战,丢失河西,与齐战,三战皆北,将士离心,所幸遇到庞涓将军力挽狂澜,使在下有所顿悟,后从苏秦合纵,又增诸多见识,回首往日,恍如隔世。可惜,天不顾我,好不容易盼个补过机缘,竟又??”公子卬讲至此处,更咽落泪。

张仪未曾料到公子卬竟有这般心境,盯住他有顷,拱手:“魏兄此来,想让在下做些什么?”

“在下志在疆场厮杀,求大人成全!”

“这??”张仪迟疑一下,“魏兄此求,在下恐怕爱莫能助。”

“张兄?”公子卬急了。

“不过,在下倒有一计,或可有助于魏兄。”

“张兄请讲。”

“明日在下即带魏兄觐见大王,魏兄可在大王面前阐明思念公主之切切深情,求大王成全。在下视情帮腔,由大王出面,魏兄必可重续好事。只要魏兄得到在朝名分,以秦国之力,魏兄必可一展才学,纵横列国,垂名青史。”

“谢大人成全!”

翌日,张仪如约带公子卬入宫觐见。

闻听公子卬觐见,秦王迎出殿外,凝视良久,微微点头:“近看将军,果是英武。听张爱卿说,将军已经更名魏章,真正好呢。”

“魏章谢大王定名!”公子卬拱手。

秦王手指张仪:“他可叫大王,”又指公子卬,“你不能叫。”

“这??”公子卬略略一怔,“魏章该如何称呼才是?”

“叫王兄就是。”

见面即得认可,公子卬激动万分,嗓眼里一阵发痒,咕噜几下,喃声:“王兄??”

“妹夫。”秦王紧忙上前一步,双手握住公子卬之手,“嬴驷近日冗务缠身,怠慢你了,今日一并赔罪!”携公子卬之手,大步入殿。

张仪嘘出一口气,紧跟于后。

君臣三人刚刚坐定,公子华趋入,禀道:“王兄,老太后有旨,传相国张仪后宫觐见!”

突闻老太后懿旨,张仪、惠王皆吃一惊。

老太后即老夫人,孝公生母,在惠文公南面之后被拜为老太后。老太后已是年过八旬,莫说是宫外之事,即使宫内之事,她也早就撒手了。此番陡然传出懿旨,且隔过秦王,直接传见相国张仪,真正是匪夷所思。

“华弟,”惠王愣怔有顷,问公子华道,“相国刚至,老太后何以晓得?”

“这??”公子华瞄一眼公子卬,支吾道,“臣弟不知。臣弟方才代家父向老太后例行问安,老太后随口传此懿旨,臣弟??”

“大王?”张仪似是预知什么,看向惠王,目光忧切。

“既是老太后懿旨,爱卿但去就是。”惠王略一思索,转向内宰,“带张爱卿觐见老太后!”

内宰领旨,与张仪径去后宫。

公子卬见公子华有意防他,也起身告辞。

“老太后召张仪何事?”公子卬一走出去,惠王就急不可待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 [简体版]
(本章节第1页/共3页)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